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是的,”刁嬤嬤說道。

  “但是老夫人拒絕了香君夫人,老夫人說冥王和魅兒已經被皇上賜婚,現在在要求夕兒和冥王賜婚,不合規矩,老夫人說她可以去求皇上給夕兒賜婚其他的皇子,除了九皇子,而且還是正妃。”

  “香君夫人不同意,她對老夫人說除了九皇子,誰也不行,因為夕兒就喜歡九皇子。”刁嬤嬤繼續說道。

  “這樣,兩人爭吵了起來,誰也說服不了誰,到后來,香君夫人就氣鼓鼓的走了。”刁嬤嬤苦笑了一下,“但自從香君夫人和老夫人吵過一架后,老夫人開始變得嗜睡起來,也開始漸漸糊涂起來,黑白顛倒,情緒也反復無常,經常莫名的就發怒發火,飲食也不正常了,有時候一天不吃一頓飯,有時候又一天吃好幾頓飯,就這樣,老夫人的身體一天天垮了下去。”

  刁嬤嬤長嘆了一聲,“老奴曾給香君夫人說過老夫人的情況,想讓香君夫人給老夫人請個大夫看看,可香君夫人卻說老夫人是年齡大了糊涂了,人老了就是這樣。”

  “無奈,老奴又悄悄的去找國公爺,國公爺匆匆的找了個大夫來,大夫也沒瞧出什么問題來,也是說老夫人只是年事已高糊涂了。”刁嬤嬤有些心痛的說道。

  “在后來,老夫人的身體竟一天不如一天,再到后來竟然不吃飯了,有一天,老奴摸到老夫人身體冰涼,已沒了呼吸,老奴心急如焚,趕緊派人去通知國公爺,當時國公爺是和香君夫人一起來的,國公爺看到老夫人的樣子,當場就確認老夫人確實是去世了,傷心的想要置辦喪禮,但被香君夫人攔住了,說她有辦法能讓老夫人起死回生,國公爺喜出望外。”

  “然后,香君夫人就嚴禁我們芙蓉園的下人們接觸老夫人,還不讓我們隨便議論,也不讓外傳,但不知是誰,還是悄悄走漏了風聲,說老夫人已經去世了。香君夫人無奈,只得又讓下人們對外說老夫人只是昏迷了,過幾天就醒過來了。”

  刁嬤嬤也有些不知所措的說道:“后來,老夫人就真的醒過來了,國公爺可開心壞了,其實,三小姐可能也知道,在老夫人醒過來的那天夜里,發生了一件很古怪的事……”

  夜魅冷笑一聲,接著刁嬤嬤的話說道:“那晚夜國公府的人,忽然集體犯困睡著了。”

  “是的,三小姐,你說是不是見鬼了,老奴活了這么大歲數,從來沒有遇到過這么古怪的事情。”刁嬤嬤還有些心有余悸的說道。

  夜魅笑了笑,不置可否。

  她環顧了一下老夫人的房間四周,果然梳妝臺上已沒有了銅鏡,連洗漱盆里都沒有水。

  夜魅知道這肯定是香君夫人交代過下人的,于是也沒有多說什么。

  夜魅帶著冬雪走出了芙蓉園,“小姐,看來這個夜夕對冥王是一直賊心不死啊!”冬雪氣憤的說道。

  “冬雪,你有沒有想過,夜夕真的是喜歡冥王至此嗎?按說,夜夕和冥王接觸也不太多,其他皇子也都是一表人才,還有人放著正妃不做,非要給人做側妃的嘛?”夜魅一字一句的說道。

  冬雪想了想,小姐說的確實有道理,點點頭說道:“確實是很奇怪。”

  夜魅看著冬雪一臉嚴肅的表情,莞爾一笑,“好了,不要再想了,總有一天,她們會露出狐貍尾巴的。”

  夜魅接著話鋒一轉,“想不想回去給她們露一手。”

  冬雪一聽,馬上一臉笑吟吟的靠近夜魅,調皮的給夜魅眨了眨眼睛。

  夜魅斜睨了冬雪一眼,寵溺的笑了笑,就把準備好的幾種藥粉遞給冬雪。

  冬雪笑嘻嘻的接過來,“小姐,你真好!謝謝小姐!”

  夜魅莞爾一笑,仔細給冬雪講解了一下那些粉末的作用和用法。

  回到薔薇園,丫頭們聽到冬雪繪聲繪色的述說著夜魅的英雄事跡,個個歡呼雀躍,連連叫好。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