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妹看到我,還跟我打招呼,苦口婆心的勸我不要再賭了。”

但當時他哪里還聽得下去。

念頭一旦冒出來,就壓不下去了。

他一直看著大妹的孩子,敷衍的嗯嗯點頭。

突然大妹無意間問道:“對了,你見過二妹嗎?我已經一年都沒有跟她聯系上了……”

郝學建當時就慌了,看向別處說道:“不知道,她還跟你聯系嗎?都沒有跟我聯系過,她跟你說什么了?”

他真的很害怕二妹把事情告訴大妹了。

但大妹只是說道:“她沒有說什么,只是說她在粵省很好,過年不回家了。”

“當時她不是說去接你嗎?你知道她去哪里打工了沒有?”

郝學建這一刻想不到任何愧疚,想的只是慶幸二妹還被控制得好好的,不然他就露餡了……

“不知道啊!我跟她說好好在原來的地方工作,離家近。她說這工作工資太低,還是在粵省工資高一點……”

溫厚老實的大妹沒有多想,畢竟二妹也經常跟她抱怨工資低。

加上她跟郝學建年紀相仿,感情最是深厚,哪怕家里人都說“不要再理你哥了,不要再給她錢”,但她有時候覺得她哥沒錢吃飯的時候還是會給他偷偷轉五十一百。

不多時大妹幫著家里做飯,小侄子在一邊玩耍。

他鬼迷心竅,說帶小侄子下去買糖吃。

大妹沒有什么懷疑——畢竟誰能懷疑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哥哥,會盯上自己的孩子。

這一帶下去,到了吃飯時間兩人都沒有回來。

家里人著急的找了一晚上,大妹的心越來越涼。

天色黑了,深夜十點,家里人終于在網吧找到了賭紅眼的郝學建。

“豆豆呢?”大妹哭著撲上去:“我的豆豆呢?!”

郝學建如同被當頭棒喝,當場如墜冰窖。

**

“我也不想賣掉小侄子的,他那么可愛!”郝學建哭著說道:“但當時真的只想要錢。”

“只想著,只需要有十萬,我就能回本,我翻本,我賺一千萬回來,等我有了錢我什么都能做到,我會把小侄子找回來……”

懵懵懂懂的小侄子,只知道跟著大舅會有糖吃。

哪里知道大舅是要把他賣了,喝下會昏迷的飲料時,還覺得大舅真好,大舅給他甜甜的水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