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粟寶盯著孟明月頭上的賭鬼,眼睛根本沒有看她。

只是撥通了孟明月爸爸的電話。

【喂……】電話里傳來孟父的聲音。

孟明月心底又是慌亂一瞬。

粟寶垂眸看了她一眼,問道:“喂,您好,你是孟明月的爸爸——孟叔叔嗎?”

對面奇怪的說道:“對啊,我是孟明月的爸爸,怎么了?”

粟寶眼看著孟明月驚慌失措,一個勁的對她擺手,眼淚嘩嘩的掉,甚至噗通一聲要給她下跪。

粟寶手指一動,還沒跪到地板上的孟明月就莫名其妙的站了起來。

“……?”她見鬼了?

粟寶正對著電話說道:“沒什么事,就是跟您確認一下電話號碼而已。”

在還沒處理掉賭鬼的情況下,粟寶不希望自己直接毀了孟明月和她爸爸之間的信任。

當然,不是為了孟明月,而是為了她爸爸。

從命理上卜算,孟明月的父母為了她可謂是付出了一切,家里只有她這個女兒,二老都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了孟明月身上。

孟明月上了高中部的18班后,她父母兩人是真的哭著去跪祖宗保佑了。

她不忍心直接讓兩人跌入谷底,粟寶想起今天跟她一起逛街吃飯、還用慈母一樣的眼神看著她的幾個同學……

如果可以,她希望能將孟明月拉醒,畢竟是同學一場。

如果不能,那肯定是要立刻告訴她父母了。

見粟寶掛了電話,緊張的孟明月才狠狠松了一口氣。

粟寶皺眉道:“你也知道不能告訴你爸媽,也知道心里有愧?”

孟明月哭著說道:“粟寶,我知道錯了,我不應該騙你的,可是我真的沒有辦法了。”

粟寶很無語:“你父母對你那么好,你竟為了借錢說自己爸爸出意外、在icu、快死了。我要是你爸爸,我有多心寒。”

孟明月抹著眼淚:“那我不是因為沒有辦法才這么說嗎……”

“我真的知道錯了,粟寶你原諒我……我是著急借錢才這么說的。”

她看了一眼手機,又急道:“先不說了,你先給我借三千塊好嗎?”

“三千塊對你來說真的不是事兒啊,你一個千金大小姐吃一頓飯都要好幾萬,我借三千都不及你嘴里兩口糧食……”

粟寶搖頭:“不借,這跟我吃什么飯、是什么大小姐沒有關系,孟明月,賭博毀一生,你確定要繼續?”

都已經被拆穿、當著她的面打電話給她爸爸,她都還不清醒嗎?

“自古賭徒都沒有好下場的。”

孟明月煩躁的看著手機,越來越急:“你亂說什么啊,我沒有賭博,真的!我不是賭博才跟你借錢,我真的是有急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