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郝馨搖著頭,額頭上浸滿了汗珠。

  她眼睜睜的看著刀尖在身上劃過,在她身上留下一條深深的刀口。

  最終刀尖停在了她的雙手手腕。

  郝馨一下就明白男人想干什么,她掙扎得越來越激烈,心里不停的哀嚎。

  不要,不要,她不要成為殘廢。

  她錯了,她真的錯了。

  她為什么要回來,為什么要去招惹盛家的人。

  就算她最后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至少不用受這樣的折磨。

  明明前幾天她還是這里的座上賓,現在怎么會變成這樣。

  “唔。。。。。。”

  隨著盛擎的手起刀落,郝馨的身子陡然勾起來,疼的她眼眶都紅了,想要抬手時卻發現手上已經使不上力氣。

  盛擎擰眉看著刀尖上的血,嫌棄的扔在地上,接著拿來酒精仔細的給手消毒。

  然后回到沙發上,摟著剛從樓上下來的洛婉仿佛沒有剛剛血腥的事,輕聲問道:“奶奶睡了嗎?”

  洛婉點頭。

  “開始睡不安穩,我給她用了助眠的東西。”

  “能睡下就好。”

  說完,盛擎靠在洛婉的肩上疲憊的吸著女人身上清新的香氣,讓剛剛因為血腥味而有些煩躁的心靜下來。

  洛婉也沒有說話,就這樣安靜的讓男人抱著。

  地上的郝馨刀口正不停的往外冒著血,如果不及時止血,很有可能會失血過多而亡。

  雖然剛剛在受折磨的時候,她恨不得讓盛擎給她一刀,但現在真正面對死亡威脅的時候她又害怕了。

  她躺在地上,眼神祈求的看著周圍的人。

  救救我,救救我,我還不想死。

  旁邊的郝老太太開始還在想著自己孫子的事,還想鬧一鬧看能不能離開這里。

  但現在只想盡力縮小自己的存在感。

  在她的印象里,做了壞事后別人最多是報警。

  但盛擎今天的行為真是讓她開了眼。

  她毫不懷疑,這盛擎是想自己動手要了她們的命。

  客廳里又是短暫的寂靜。

  良久后盛擎終于從洛婉的肩上抬起頭,他掃了一眼被綁著的兩人,問洛婉。

  “婉婉,有什么意見。”

  洛婉思索了半晌,幽幽的開口。

  “為這種人臟了自己的手不劃算。”

  聽到洛婉的話,郝家兩婆孫黯淡的眸光同時亮起來。

  這洛婉是什么意思,難道她是打算放了她們。

  接著只聽洛婉吩咐道:“將兩人嘴上的東西解了。”

  徐征趕緊行動。

  嘴上得到解放后,郝老太太感動的就差對洛婉磕頭了。

  “謝謝,謝謝,還是盛夫人心善。”

  看著這個老太婆激動的樣子,旁邊的徐征不由的搖了搖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