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郝老太太現在已經管不了自己被打的事,也不想給自己的兒子找工作了。

  看她表姐這表情,那個老頭子的情況應該不是很好,如果她不快些離開,說不定她的老命得交代在這里。

  郝老太太站起身,一邊罵著郝馨一邊往門外移動。

  顧九霄見狀直接擋在門口,郝老太太往后退的時候剛好撞在他身上。

  “老太婆這里的事還沒完,想往哪去啊?”顧九霄雙手抱臂,眼神狠絕。

  這個死老太婆先是想要欺負他師妹,現在教育出來的孫女又讓盛爺爺身受重傷。

  這盛爺爺雖然不是洛婉的親爺爺,但對洛婉可是實打實的好,連他都看在眼里,心里對盛爺爺是敬佩有加。

  如果這次盛爺爺有什么問題,他都不會放過這兩婆孫。

  雖然這件事不是這老太婆做的,但她教出這樣的孫女,也有連帶責任。

  郝老太太見出不去,低著頭腦袋里開始想著各種脫身計策。

  片刻后,她再次抬起頭。

  “老爺子的事情我也深表同情,但跟我沒有關系,是我那狠心的孫女做的,我這就回去將她抓來請罪。”

  說完,郝老太太裝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然后氣沖沖的想要離開,架勢看起來仿佛真的是想要去教訓郝馨。

  顧九霄則再次移到她面前,冷聲道:“不用你去,我們已經派人去了。你就好好在這里跟我們一起等盛爺爺的消息吧。”

  郝老太太沒有辦法,只能默默退到一邊。

  心里默默祈禱著盛老爺子不要出事,也希望郝馨那丫頭最好動作慢點,不然她要是逃出國,那么這里的事多半就她背鍋了。

  雖然她年紀大了,也不想讓自己剩下的生命栽在這個死丫頭身上。

  老太太走不了,只能在心里將郝馨罵了個遍。

  早知道當初就應該讓她跟她那個賤人媽一起離開,也不至于養到現在才發現是個白眼狼。

  此時醫院里,手術室的燈依舊亮著。

  此時距離手術開始已經過了兩個多小時,盛擎一直守在手術室門口,在他的腳邊已經散落了很多煙頭。

  此刻男人的指尖還夾著一根即將燃盡的香煙,那明滅的星火距離手指只差一點,但他毫無察覺,整個人身上仿佛冒著層層的冷氣。

  終于手術室的燈熄滅,很快洛婉跟著幾個醫生先后出來。

  盛擎喉結滾動,想要詢問爺爺的病情,但又怕聽到真相。

  洛婉取下口罩,來到男人面前。

  她輕輕的從男人指尖將煙頭取下來,扔進一旁的煙蒂盒后,她這才與男人十指緊扣。

  “老公,爺爺的生命體征已經平穩了,但爺爺畢竟年紀大了,后面還有兩天的危險期需要觀察,現在爺爺已經轉進了ICU你要去看一眼嗎?”

  洛婉說完話,她明顯感覺到男人緊繃的身子柔軟了下來。

  盛擎微微閉了閉眼睛,片刻后感動的將洛婉摟進懷里,然后將臉埋在洛婉的脖頸處,悶聲說道:“婉婉,謝謝你救了爺爺。謝謝。”

  洛婉搖頭。

  “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我很慶幸我能有這一身的醫術,才沒有讓今天的事情留下遺憾。”

  兩人在手術室門口相互擁抱著。

  最終盛擎只是在ICU外面隔著玻璃看了眼老爺子。

  而趁著這個空檔,洛婉也給老宅打去電話。

  盛老太太聽到這個消息,渾濁的眼睛終于有了焦點。

  眼淚又順著眼眶流下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