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所以,如果梁月能拿出來合適的誠意,您也不會結束戰爭?”那人問。

“我可以結束戰爭,但是結束戰爭的唯一要求是......土地,這些土地也不是為了我,也不是為了萬羽洲,而是為了你們。”

“可是我們已經一無所有了,有土地又怎么樣?”

“不一樣的,如果我告訴你我給你爭取到的徒弟,是你的故土,是你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外公外婆你哥哥,從小長到大的地方,而且你還可以管理這片土地,你怎么想?”

那人一怔。

“很多萬羽洲的人都已經不在自己故土了,他們之中有些人是很有能力的,那么我們就要想辦法平定他們心中的傷痕,讓他們能夠再為萬羽洲做貢獻,找到自己的位置,成就他們自己,而另外一些看到故土只會更傷心、難過的人,我們就需要西涼割讓一部分的地,用來安置他們。”

所以。

讓愿意回故土的人回故土,去建造新的秩序,告慰亡靈。

讓不愿意回故土的人還有地方可以居住,而不是流離失所在不同的海島上漂泊。

江雪這個想法,可謂是面面俱到了。

另外兩人認可地點頭。

之前說話的那人又道:“那為什么您不跟她提出來這個條件呢?”

“你沒發現,她不想跟我談條件嗎?她只想我無條件地接受他們投降,但是......”江雪笑著搖搖頭,“從古至今所有的戰爭,都沒有一方投降一方就必然不攻的道理,你投降我不攻是情分,你投降我還攻那你也沒辦法,不是嗎?說白了,她要想安全熄戰,那就把地讓出來,否則,我們就打過去。”

但是。

不管是割地還是被打著失去那塊地。

對于梁月來說,都是很難向國內交代的,尤其是一些有地皮的老氏族。

這個道理三人也明白,便沉默了下來。

江雪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我們不著急,有整整一天時間,梁月她會想明白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