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聽都秦老的聲音后,我馬上就從棺材上一躍而下。

  “秦老,我師父的婚禮開始了?”我走過來問道。

  秦老用手敲了敲我的腦袋說道:

  “初九,你這怎么睡到棺材里面去了?你師父都準備出發迎親了,趕緊過去!”

  聽到秦老的話,我連忙從棺材鋪里走了出去。

  來到棺材鋪的大門外,我看到師父劉文刀一身筆挺的西裝,胸前還系著一朵大紅花,此時他滿面春光,正在和前來道喜的新朋好友有說有笑。

  于是我走了過去:

  “師父,新婚快樂!萬事如意!”

  聽到我說話的聲音后,劉文刀連忙轉過身來對我笑著說道:

  “張初九,你小子最近挺忙啊,我這個做師父的想要見你一面都不容易。”

  我聽后連忙說道:

  “師父,您說的言重了……”

  我話剛說出后,這時敲鑼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鐺!鐺!鐺!”

  “吉時已到,請新郎官整理容裝,清點六禮,出發!!”

  于是劉文刀聽到后連忙坐進了停在旁邊的一輛黑色婚車里。

  “初九,你趕緊上來!”劉文刀放下車窗沖著我大聲喊道。

  我感覺跑了過去,坐到了副駕駛上面。

  “待會兒到了地方,你得記得幫師父我開門。”劉文刀對我說道。

  “好,沒問題,對了師父,我還不知道師母她是哪里人?做什么的?”我問道。

  劉文刀聽后卻搖了搖頭:

  “暫時保密,等你見到了也就認識了。”

  “好吧。”我點了點頭,這時馬路上的鞭炮齊鳴,迎親車隊正式出發。

  我透過后視鏡往后面看去,發現這個浩浩蕩蕩的車隊,最少得有十幾輛車。

  如此級別的迎親隊伍,在谷谷縣這個小縣城,還是造成了不小的轟動,街道兩旁都站滿了前來看熱鬧的百姓,甚至還有不少人拿出手機在拍攝。

  “師父,我有些想不明白,你怎么突然就想要結婚了?”在我的認知當中,師父劉文刀就是一個浪子,究竟發生了什么樣的事情,能夠讓他在這么短的時間里,有了如此大的改變。

  劉文刀對我說道:

  “初九,其實很簡單,有時候我覺得自己不能老是一個人,特別是夜深人靜的時候,我也想找一個人說說話,但這么多年來,無數個孤單的黑夜都是我自己熬過去的……”

  “師父,不對吧,很多時候你都不是一個人睡的。”我說道。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為師現在想成家了,之前是因為各種原因,但是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為了安全考慮,我不喜歡自己有了軟肋,更不喜歡有人跟了我之后,會因我而死。”劉文刀說著說著臉上的表情逐漸嚴肅認真了起來。

  我聽到這里,心中卻是更加疑惑:

  “師父,難道說現在有人跟了你她就不會有危險了嗎?”

  劉文刀說道:

  “當然了,因為她要比我強大的多。”

  聽到劉文刀這么說,我瞬間什么都明白了。

  而且我覺得這一次師父他能夠如此快速結婚,恐怕并非是他自己所愿。

  “師父,看來我這個師母還挺厲害。”我說道。

  劉文刀道:

  “當然了,你師父我乃是人中龍鳳,眼光又怎么會低呢?”

  “好吧,我們要走多久?”我問道。

  劉文刀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后說道:

  “還得兩個小時,你小子要是覺得累了,就靠在座位上先睡了一會兒。”

  我剛準備開口,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我拿出手機看到是郭文娟打過來的:

  “郭委員,有什么事?”

  郭文娟在電話里對我問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