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此時的蔣超本來就窩著一肚子火,再被黃蜂這么用力一拍,頓時就炸了。

  我只聽到蔣超大罵了一聲,便直接沖上去和黃蜂扭打在了一起。

  蔣超本來就身強體壯,再加上最近一直在趕尸派磨練,其身體的素質和力量跟黃蜂完全不在一個級別,很快就被蔣超放倒壓在了身下。

  柏畫眉見此,大喊著沖上去想把蔣超從黃蜂的身上給拉開。

  我和郭文娟看到這一幕后,也沖上去幫忙,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們三人才把蔣超從黃蜂的身上給拉開。

  拉開后,蔣超依舊沖著黃蜂大聲罵著:

  “你個王八蛋,搶老子女朋友,我非弄死你不成!”

  我見此時的蔣超完全失去了理智,就打算和郭文娟一同將其拉走。

  可就在這個時候,柏畫眉扶著黃蜂從地上站了起來,她突然沖著蔣超大聲喊道:

  “蔣超!我告訴你,我現在討厭你死了,你就是一個人渣,我柏畫眉這輩子都不可能跟你這種人在一起!!”

  蔣超在聽到柏畫眉這番歇斯底里的怒吼后,整個人呆立在了原地。

  許久之后,蔣超自嘲版的笑了笑,便轉身朝著車子那邊走了過去。

  郭文娟見此,連忙將車門打開,蔣超自己坐了進去。

  我在回到車子里之前,看著嘴角流出血跡,正準備拿手機報警的黃蜂說道:

  “就別報警了,這只會給我們之間填更多麻煩。”

  聽到我這么說,柏畫眉也示意黃蜂放下手機不要報警。

  黃蜂點了點頭,將手機關掉后看著我問道:

  “你那個朋友跟瘋子一樣,難怪畫眉不愿意繼續跟他在一起。”

  我看著黃蜂說道:

  “其實我能夠理解他,他之所以會變成剛剛的摸樣,只不過是用情太深,他把兩個人的感情看得太過于重要了,所以在柏畫眉想要抽身離開的時候,他的情緒開始崩潰,不過現在好了,他只要把接下來難熬的日子熬過去,便會混暖花開,祝福你們。”

  說完這句話,我便轉身朝著郭文娟車子走了過去。

  打開車門,坐進車子里,坐在駕駛位的郭文娟回過頭看著我問道:

  “師兄,咱們現在回去?”

  我說道:

  “回去吧,現在也算是當面問清楚了。”

  郭文娟點了點頭,啟動車子,朝著小區大門開去。

  出了小區大門,郭文娟便打開導航,朝著谷谷縣開去……

  途中,我意外看到坐在車上一言不發的蔣超,卻無聲的哭了起來,臉頰上的淚水不斷滑落。

  此時我看著蔣超這幅難過傷心的模樣,卻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么來安慰他,雖然蔣超之前跟我說過不少賭氣的話,但我依舊把他當成自己最好的朋友。

  “蔣超,失去的人,其實從來都不屬于你,你沒必要太過于傷心難過,總會有更好的等著你不是嗎?師傅劉文刀曾經跟我講過:沒有姑娘永遠十八歲,但永遠都有十八歲的姑娘。”我看著蔣超說道。

  蔣超聽后卻搖了搖頭,他看著我輕聲說道:

  “初九,我心里面好難受啊,我真的太難受了……”

  郭文娟聽后說道:

  “難受你就哭出來,其實沒什么大不了的,你不過就失戀了,當初我失戀的時候,比你難過多了,哭了三天都沒有吃飯,現在不一樣沒事了?回想起來,自己當時太傻了。”

  蔣超長嘆一聲道:

  “哎……為什么,為什么兩個人就不能好好的在一起,黃蜂他簡直就是畜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