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說道:

  “王姐,不是我故意夸你,你這個但從長相上面來判斷,還真看不出來,即便是我知道了你的年紀,我也沒辦法把你帶入到那個年齡段當中。”

  王凝玉聽后笑了:

  “其實啊,我這一生,都沒有真正得到過愛情的眷顧,我希望自己以后,在黃昏的時候,能夠遇到一個自己喜歡,也同樣喜歡我的人。”

  “會有的。”我說道。

  王凝玉這只是點了點頭,一路上并沒有在說什么。

  我們回到棺材鋪后,從秦郁的口中得知,秦老和我師父劉文刀以及雷老爺子他們三人一同出去參加一個較為重要的聚會,老李頭也應為家務事暫時回到家里,晚上我們年輕一輩大家聚在一起吃飯。

  于是大家跟著忙了起來,王凝玉和秦郁負責做飯炒菜,我和郭文娟負責洗菜切菜,韓笑負責將做好的踩端到餐桌上。

  很快天黑了下來,菜差不多也做好了,我看了下時間,再次撥通了蔣超的電話,我想問一問他能不能趕上大家一起吃晚飯。

  電話接通后,蔣超在電話里告訴我馬上就到。

  “初九,蔣超他到哪了?”王凝玉對我問道。

  “馬上就到了,大家上桌吧!”我說道。

  大伙聚集在棺材鋪,剛剛在飯桌前坐下,我就聽到開門的聲音,回過頭一看,正是花向月和蔣超一同走了進來。

  見到他們倆人后,我連忙起身迎接:

  “蔣超,花小姐,你們可算是來,正好一塊兒吃晚飯,剛剛做好!”

  花向月笑道:

  “嗯,好香啊,誰的手藝這么棒,我先去洗個手!”

  而蔣超則是失魂落魄的摸樣,他看著我非常勉強的擠出一絲笑容,一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蔣超走到飯桌前坐下后,郭文娟主動跟他打招呼:

  “蔣超,你這是不是又失戀了?我看你心情好像有些不太好。”

  蔣超聽后,抬起頭看了一眼坐在她對面的郭文娟說道:

  “郭委員,你就別拿著我開玩笑了,我現在孤家寡人一個也挺好。”

  秦郁說道:

  “沒錯,單身也有單身的好處,蔣超,你喝酒還是飲料?”

  “喝酒!”蔣超回答的異常果斷。

  他從秦郁手中接過啤酒后,自顧自的給自己倒滿,先一口悶了下去。

  我一直看著蔣超,發現他太不對勁了,我甚至懷疑他被什么不干凈的東西上了身,于是我打開陰陽眼,仔細朝他身上看了過去……

  蔣超身上一切正常,并沒有被什么不干凈的東西附身。

  這時花向月洗完手,她走出來后看著我問道:

  “初九,你怎么不坐呢?”

  “來了,來了。”我說著和花向月一同走到飯桌前坐下。

  吃飯之前,大家坐在一起,相互打招呼和客套,一同碰杯過后,便正式開吃。

  對于王凝玉的手藝,大家都是贊不絕口。

  王凝玉笑著說道:

  “這也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秦郁姑娘也幫忙做了一些,你們最愛吃的那個紅燒豬蹄就是秦郁姑娘做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