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白南風心驚,目光閃爍迅速分析羅碧此話何意,想到某種可能他驚疑不定。

  “你知道什么?”白南風動了殺機。

  羅碧不屑,手腕一抬,七彩手鐲露出來:“不管我知道什么,我既然敢在你面前提,就有自保的方法,奉勸你別惹我,你的事我也不感興趣。”

  看到羅碧手腕上七彩手鐲白南風眸子晃了晃,之前那個護腕手鐲的威力他可是見識過的,這個是什么武器他不知道,可白南風不敢小覷。

  死死地盯了羅碧半晌,他站起身道:“就當我沒來過,管住你的嘴。”

  說完就走,靖宇隨后跟上,從始至終靖宇都沒對兩個人的對話表現出異樣。

  羅碧起身送客,為了讓白南風這個小人安心,她道:“你放心,今天我只提一次,這輩子都不會有人知道。”

  白南風看她一眼,譏諷一笑:“希望如此。”

  不信拉倒,羅碧待人出去,猛地關上門。明明是孕體,非要冒充雷焰戰士爭軍權,白南風如此作繭自縛,將來一旦暴露身份只怕下場好不了。

  這天鳳凌回來的比較早,羅碧把白南風來找她的事說了,鳳凌道:“這事交給我來處理,你別管了。”

  羅碧點頭,跑到桌子前繼續提取。

  因為暴風雪的緣故,氣溫一降再降,鳳凌將之前在紫晃星收集的能量木取出一部分來,截成一段一段的木柴擺放到種植田那邊。

  “以后做飯用能量木。”鳳凌對羅碧道。

  用能量木做出來的食物溫和而又美味,營養流失還少,最適宜寒雪天給女人和孕體用,誰讓女人和孕體的身體弱不耐寒。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