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顧言溪捂著腹部趴在地上,從嘴里涌出一大口鮮血。

  頭暈目眩,像是要虛脫了。

  身上無數道割裂的傷口,更是不斷傳來辣痛。

  “嘖嘖!顧言溪,你有什么資格生氣?”

  顧婉冷笑著走過來,高跟鞋踩著顧言溪的半邊臉將其碾進雨水浸泡的泥坑里。

  “傅家是被你拖累垮的,傅硯辭不也是被你連累死的嗎?真正的殺人兇手是你才對吧?”

  “你這種蠢貨留在這個世界上也是浪費了空氣,釗哥哥,送她上路吧。”

  “好。”

  沈釗抹了一下臉上的血跡,過來奪走她手中的玻璃片,毫不留情地刺中了她的頸動脈。

  血,噴涌而出。

  顧言溪嘴里發出一道短促的嗚咽,雙瞳睜大,全是不甘和懊悔。

  她這一輩子,離經叛道,不分善惡。

  真心待她的人因她而死。

  而她真心相待的人,卻要她死。

  哥哥,爸媽,對不起。

  傅硯辭,對不起……

  今生已矣。

  來生為期。

  ——

  “傅硯辭!”

  顧言溪猛地睜開雙眼。

  入目是雪白的天花板。

  強烈的光照刺得她眼睛發疼。

  這里是……

  醫院?

  她這是被搶救過來了?

  既然如此,她還要再去嘎沈釗和顧婉一次!

  同歸于盡也好,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想到這里,顧言溪立馬從病床上彈起來。

  剛下床,就撞見一個年輕美婦人推門而入。

  四目相對。

  溫淑儀一臉驚喜,“言言?你醒了?”

  顧言溪怔然,張了張嘴巴,不確信地輕喊道:“媽?”

  這是什么情況?

  媽媽不是因為被顧婉設計關進了精神病院,在里面服毒自殺了嗎?

  “言言寶貝……”

  溫淑儀疾步過來將顧言溪緊緊抱在懷里,喜極而泣。

  “下次不許做這種事情了知道嗎?媽媽擔心死你了!”

  顧言溪感受著熟悉的懷抱和溫暖,瞬間就濕了眼眶。

  淚眼模糊中,她看見自己纏了紗布的手腕。

  這是明顯不該屬于她的手。

  纏了紗布以外的地方皮膚白凈,一點傷痕都沒有。

  所以……

  這個時候的她還沒有被顧婉關進小黑屋凌虐?媽媽也還活著。

  她不是被救活了,而是重生了?!

  顧言溪立馬又瞥向墻上的掛歷,眼底浮現巨大的震驚。

  震驚過后,記憶回籠。

  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現在應該是五年前,她跟傅硯辭訂婚前一個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